103.(1 / 9)

两分钟后, 在计程车司机的哀嚎声中,琴酒打着伞从前车姗姗来迟。

津木真弓怔了一下:“不是,你车上有伞啊??”

那刚刚为什么不用?真就打伞有失你黑大哥的逼格是吗?

“我不需要伞。”

琴酒将伞柄塞到津木真弓的手里, 顺便把她顶着的那块毛茸茸的毯子收了起来。

要不是看她不打伞地站在雪地里, 他也不会特意去把伞翻找出来。

津木真弓接过伞柄, 抬头看了看:“……太小了,撑不下三个人。”

其中两个还是人高马大的成年男子。

琴酒重复:“我不需要伞。”

正在一旁端着手机找信号的工藤新一蹭了过来,当场接口:“我需要, 我们两个撑。”

琴酒:……

从头到尾被人遗忘的计程车司机:……

他应该在车底。

津木真弓大概是唯一一个没有忘记他的,她转头看他。

“司机大哥, 我记得每辆计程车不是都有公司定位吗?还有你们的对讲机好像也不是跟着手机信号走的吧?”

司机大哥露出苦笑:“是的, 这里的情况已经上报给公司了, 公司派来处理的车在路上了。”

她友好地笑笑, “那可以顺便帮忙带个轮胎吗?”

拖车就不用了,反正只是扎爆轮胎, 车上又没有备胎,直接换个轮胎就行了。

司机大哥上车去和公司说明情况,工藤新一正在摆弄那根罪魁祸首的铁钉。

“……像是装修废材,看磨损程度, 也就这两天留下的, 都没有被大型车辆碾压留下的压痕。”

津木真弓接口:“扎我们的那根也差不多,多半是意外。”

就是这“意外”在主角侦探的debuff加成下太可怕了,看上去简直像是人为的。

她正想招呼几个人一起上车避避雪,然后静待救援队来, 突然一阵“滴滴叭叭”的喇叭声,山道上又开来一辆车。

……这怎么还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送呢?

但那辆车开得顺风顺水,一直到停在他们面前, 都安安稳稳,丝毫没有被扎胎的迹象。

她看了一眼车头上一看就很贵的标识,感叹一声,这就是高级车的质感吗?

高级车在他们面前停下,驾驶座的车门降下,一个……

……津木真弓本不想多评论别人的相貌和打扮,但驾驶座上的这哥们儿实在是……

过于油头油脸了——不是错别字。

仿佛打了几百泵发胶固定在头顶的发型锃光瓦亮,大雪阴沉天气里,鼻梁上还带着闪了金色高档logo的墨镜。

削瘦的五官(物理)和耿直的脖子(物理),放在其他人身上已经算夸张的模样,但在他身上简直朴素。

连半搭在车窗上的衣袖上都订制了奇怪的花纹,而那颗刻意露出的、差点把人闪瞎的袖扣……如果津木真弓没有看错,应该也是纯金的。

从车到人、从头到脚,都仿佛把“我是霸道总裁”这几个字刻在了脸上。

闪亮出场的“霸道总裁”先生降下车窗,但没有说话。

津木真弓见他的目标是他们——最主要的是,他开着车,如果她没看错,后座还空着,搭载三个爆胎的倒霉鬼绰绰有余。

“……您好?”

“喔~让我瞧瞧,这雪虐风饕的极端天气下,一位披着皮草的女士孤零零一人站在雪地里,多么优美又萧索的一幅名画场景……请容许我向您提问,尊贵的女士,您的簇拥呢?”

津木真弓:……哈?

这位霸总深刻诠释了“没有最夸张只有更夸张”

最新小说: 每天捡到不同世界的病人 穿越古代带球跑文里的渣A 穿进游戏成了幕后大佬 六零姑奶奶是要造飞机的 柯学人物禁止百分百攻略 苗疆少年是黑莲花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我,八岁,努力救世中 [崩铁]第一游戏制作人 绑定内娱嫂子系统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