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.心尖(1 / 4)

“王娘子, 楚郎君,你等今日不若合奏一曲?”

春日徐徐。

绿柳拂岸。

王清玄一直垂着的目光,在这时也突然抬了抬, 落在楚昭身上。

偏就这样的热闹鼓噪, 这人也仿佛如置静室, 手一抬,旁边那童子立马就殷勤地过来,将他拈着的清碧小心翼翼捧了, 轻轻放入那檀木长匣里。

而后,又继续执了碧玉杯在那闲散地喝酒——

竟对众人所求, 置若罔闻。

半点不理。

众人:……

“二郎君今日不愿再奏?”

二郎君抬起长眸, 眸薄凉:“不奏。”

“那王娘子呢?”

被问询到的王娘子亦垂了眼, 侧颜于天光里清淡, 她道:“既如此,那便不奏吧。”

一时间众人便有些恨憾。

誉王妃打了个圆场:“罢了, 看来今日我啊,是没这耳福喽。”

另边厢鲁莲却快把手中的杯子捏碎了。

他心慕王娘子,只觉她如云中月、天上仙,此时楚昭竟然不识好歹拒了这云中月、天上仙, 不愿与之共奏, 他便仿佛自己也深受了侮辱似的,一时间恨不得过去,抱了那王娘子在怀、好生安慰,一时间又恨不得将楚昭这副清高面孔撕碎了丢地上踩烂。

得意什么?

不过是有个皇帝外祖, 国公父亲,长公主…

罢了。

鲁莲深吸口气,只觉这仇, 来日再报。

小四郎君却没那么多心思,只拈了瓜儿果儿在吃,看婢女添得慢了,还急不迭催。

誉王妃笑他“猢狲”,小四郎君也就朝她做个鬼脸儿。

这边郎君们心思浮动,那边小娘子们却也心思复杂。

她们想,连王家娘子这般的人才,楚二郎君都拒了,那她们这样的,又如何敢呢?

一时间,方才还热闹的方晴园内竟静了下来。

这其中,便唯有姜瑶自在了。

她既不打定主意参与,此时便也只有看戏,手里拈了只冰裂纹墨蓝莲花盏,在那静静地喝,待那桃花酒入腹,醇香绵软,便不由弯弯眼睛。

一时间竟有些熏熏然。

她看看王清玄,又看看鲁莲,再看看那时不时瞪她的小四郎君,扇扇子的三郎君…

也不知是不是错觉。

正当自在时,姜瑶忽而感觉,那于杨柳堤烟里独自啜饮的楚二郎君竟突然抬头,往她这看了一眼。

明明隔着篱帽,她却仿佛,他那一眼是在看自己似的。

那墨玉一样的眼睛,流烟淌雾,而后,又垂下眼去。

玉质的指骨,拈了翠玉杯在饮,桃花酒沾了他薄唇,似留下一点儿淡淡的薄渍。

其人懒坐长案后,其袖当风。

风度杳然。

令人神倾。

姜瑶又一次惋惜,美人儿不可轻薄。

突然,附近忽起骚乱,一阵尖叫传来:“啊啊啊老鼠!有老鼠!”

小娘子们顿时骚动起来,仿佛被热水撵着的跳蚤,全然不顾平日端庄,花容失色。

唯有王清玄依然端坐,姜瑶正看戏,突然间旁侧里一道身影撞到她几案——

她下意识往后一躲,身子才避开,脑袋上的篱帽,却被人掀开了。

一张脸露出来。

薄日天光里,那张脸也仿佛映了头顶那淡淡的春色。

其肤光胜雪,眉目盈盈。

那是一张连明媚春光都掩不去的脸。

眼似春波,眉若远山。

眼波盈盈处,仿有春莺娇啼,情意缠绵,任哪一看见的

最新小说: 我,八岁,努力救世中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穿进游戏成了幕后大佬 穿越古代带球跑文里的渣A 苗疆少年是黑莲花 每天捡到不同世界的病人 绑定内娱嫂子系统后 六零姑奶奶是要造飞机的 柯学人物禁止百分百攻略 [崩铁]第一游戏制作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