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.第三十七章(1 / 8)

徐沣今日醒来时, 天边方才擦出微光。太阳每日从旸谷升起,走到不周山的时间不固定,今日似乎比平日要早些。徐沣打着哈欠起床, 预备开始今天的巡山了。

不周山是人间去往仙界的通途。徐沣作为守山人, 是目前久居不周山的唯一人类。

山脚下的百川湖, 湖水极为澄澈,里面漂浮着淡淡的冰晶。

徐沣赶着日出拿了灯,将自己的灵力注入。随着一声轻响, 灯灼灼亮了起来,竟隐隐冒出一只火凤的虚影来。徐沣便提着这一盏凤凰离火灯, 来到了不周山口的神木印处。

他前段时间刚收到消息, 六盲蛟与赤音鸾都已挣脱封印, 厚土蜈也隐有复苏的迹象。封印的力量是有限的, 随着时间流逝,被镇压的妖物的不断反抗, 封印力量消弭是极为正常的事情。

可是,天阙却依旧毫无动静。不周山口上的神木印依旧熠熠生辉,一千年过去了,丝毫没有松动损耗的迹象, 甚至没有半点褪色。

徐沣用离火灯给地火续上灵。

除去用锁灵链穿透身躯禁锢以外。为了压制天阙的灵力, 同时,也是为了折磨他,让他切身感受痛苦,不周山底一直燃烧着红莲业火, 业火由七十二种仙界的极温灵火相融而成,昼夜不止,不断反复灼烧。

例行公事后, 徐沣收了灯,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神木印。

神女的灵力温柔,离得近了,徐沣也只能在其上感到一股柔和温暖的生命力,并不会觉得刺痛。

他盯着看了许久,今日竟似鬼迷心窍了,竟想伸手,去触碰一下。不料,还没碰上,他的手已经被印记上盘桓着的一道残暴的寒气给压了回去。

他整只手掌都差点被冻结。

徐沣吓了一跳。好在他抽回手后,便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。他心砰砰一阵乱跳,再也不敢生出随意触碰的念头了。

他方才又拎起灯,回了屋。

受惠于神女恩泽,如今不周山脚下花草蓊郁,栖身着许多灵兽。

徐沣坐在湖边,给自己满上一杯谷酒。百川湖水波光粼粼,景色美不胜收。有时候看久了这和平丰茂的美景,徐沣甚至会有种荒诞的错觉,觉得天阙再不会再醒来了,他情绪很平稳,甘愿待在此处。这封印,确是死死困住了他。

他们一族,作为守山人,传承了许多年。

徐沣如今还依旧会时不时感觉到从不周山底泄出的严酷寒气,最开始,每次他都极为紧张,全身冒汗,如临大敌。后面,便也慢慢习惯了。并非天阙有意为之,只是无意泄露的一点威压而已。

徐沣很难想象,千年前,这魔头全盛时期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。

*

白茸坐在天井的桃花树下,正在认真清点自己的小钱钱。

昨天她刚接到了内门弟子的月钱,竟然有一百灵石,比起外门翻了十倍还不止。

白茸惊呆了,把灵石数了一遍又一遍。

楚飞光忍不住说,“你来修仙以前,家中是不是很缺钱啊?”剑修都不缺钱,他以前也大手大脚惯了,从没数过钱,但是兜里也没缺过。

白茸摇头。其实她人生前十多年从未缺过钱,虽然是庶女,但是因为她婚约的关系,府中从未短过她的月例,沈家给的年礼也是一年比一年多,很多是独给她一人的,她珠宝首饰衣裳都不缺,身边也有人服侍。

她小声说,“师父,我现在觉得,可以每日吃饱饭,穿得暖住的好,已经很幸福啦。”

一路流浪吃过的苦不提,来青岚宗后,她结结实实当了很久的穷人,住在破房子里,每天都差点吃不饱饭,青岚宗外门弟子的日课很多,每日做不完的事情,她无依无靠,灵根斑驳,经脉也不通,只能做最底层的活儿。

最新小说: 我,八岁,努力救世中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穿进游戏成了幕后大佬 穿越古代带球跑文里的渣A 苗疆少年是黑莲花 每天捡到不同世界的病人 绑定内娱嫂子系统后 六零姑奶奶是要造飞机的 柯学人物禁止百分百攻略 [崩铁]第一游戏制作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