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3 章(1 / 3)

第23章

发泄完内心的郁结,女人深深呼了一口气。

她捡起从包里掉落的口红跟粉盒,照着镜子补了补妆,然后冲许至铭嫣然一笑。

“别再让我看见你,否则我剁了你的吊。”

许至铭眼皮一抽。

女人不再看他,留下一地的狼藉,优雅离去。

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“事故”,宴会匆匆结束。

沈亭州在回去的车上还在想刚才那个奇女子,不知道许至铭会不会找她麻烦。

应该不会,毕竟横的怕不要命的。

许殉突然发出一声类似轻叹的动静,沈亭州看过去,“不舒服?”

许殉眼睛映着沈亭州,低声说,“有点累。”

沈亭州懵了懵,“可……你不是在里面坐了半天?”

许殉眼睫一垂,“坐得有点累。”

……行吧。

沈亭州伸手按摩许殉的腰椎,年纪轻轻腰就不好,这以后可怎么办?

正想着,腰不好的小许凑过来,指了一下沈亭州的眼眉,“这里有一颗痣。”

沈亭州下意识摸了一下。

“不是,是这里。”许殉掌心扣住沈亭州的手背,抓着他的手指点到一个地方。

对上许殉漆黑深邃的眼眸,沈亭州指尖动了一下,不自在地抽回自己的手,“哦”了一声,转开目光继续给他按摩。

许殉目光柔和地落在沈亭州眉间,“是一颗咖色的痣,他们说用力揉就会变成红色。”

沈亭州挑眉:这么没有常识的话是谁说的?

许殉拇指抚上沈亭州眉上那颗痣,揉了几下后说,“红了。”

沈亭州猛地看过来,这不可能!

许殉:“这块皮肤红了。”

沈亭州:……

人人都掌握大喘气这项绝技,只有他没有。

沈亭州无奈道:“别搓了,痣是不可能搓红的,只能给我搓出……泥来。”

似乎觉得后半句很好笑,沈亭州自己倒先笑起来。

许殉看他眼睫乱颤,眼底的笑纹一圈圈漾开,摸了一下他的眼角。

沈亭州再迟钝,这个时候也意识不对劲,心提起来,“怎,怎么了?”

许殉没回答,只是问,“手酸不酸?”

沈亭州咳了一声,“没事,这是我工作嘛。”

许殉皱了一下眉,慢慢拉开与沈亭州的距离,拨开沈亭州放在腰上的手,把头扭了过去。

沈亭州:?

沈亭州:“许先生?”

许殉重新转过来,木着脸,没有任何情绪地看着他。

沈亭州:……怎么又贞子化了?

-

之后这一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
回到家,沈亭州才琢磨过来许殉为什么不高兴。

本来一切都挺好,直到他说了那句“这是我的工作”许殉才突然变成许贞

子。

以前他俩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(),许殉对他态度一般■()_[((),沈亭州也是拿钱办事。

不知道从哪天开始,许殉从最不听话的病人,逐渐变成最听话的病人。

沈亭州趴在床上,举着手机犹豫良久,还是给许殉发了一条消息。

沈亭州发过去一个猫猫探头的表情包。

那边很快回了一个“恶犬出笼”的动图。

嗯,看来还在生气。

沈亭州大概理解他不高兴的点,认真戳着九格键打下一串字——

【照顾你的身体是我的工作,但以我们的交情,你就算不付钱,我也会关心你的。】

他在车里的话让许

最新小说: 我,八岁,努力救世中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穿进游戏成了幕后大佬 穿越古代带球跑文里的渣A 苗疆少年是黑莲花 每天捡到不同世界的病人 绑定内娱嫂子系统后 六零姑奶奶是要造飞机的 柯学人物禁止百分百攻略 [崩铁]第一游戏制作人